三分排列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三分排列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9-19 08:33:1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届时,保守派剩下的4位“年轻干将”会是:首席大法官约翰·罗伯茨、特朗普前几年提名的戈萨奇(接替2016年去世的安东宁·斯卡利斯)和卡瓦诺(接替2018年退休的中间派安东尼?肯尼迪),以及特朗普即将提名接替金斯伯格的一位(姑且认为将是保守派女性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耶鲁出身的布什父子,各提名了两名大法官(老布什提名了戴维·苏特、克拉伦斯·托马斯;小布什提名了约翰·罗伯茨、塞缪尔·阿利托)进入最高院,居然都有一名背叛,或摇摆不定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海外网9月19日电 此前,除乱港分子郑文杰及刘康外,香港警方还以涉嫌煽动分裂国家、勾结外国或境外势力危害国安罪,同时通缉四人,包括罗冠聪、陈家驹、黄台仰以及牧师朱耀明的儿子朱牧民。这些人即使被警方通缉,仍频频打所谓的“国际线”,要求外国制裁香港。有法律界人士认为,有关行为已涉嫌触犯香港国安法。有政界人士则批评他们的行为只为刷存在感保持人气,以继续配合“洋主子”抹黑香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又如,共和党籍的福特总统所提名的约翰·斯蒂文斯,早年是保守派,但在社会自由化的风潮下急剧左倾,成了自由派大法官的中流砥柱,于2010年以90高龄请辞(去年99岁才去世),给了奥巴马第二次提名大法官的机会。奥巴马随后提名司法部副部长埃琳娜·卡根出任,使她成为美国第四位女性最高院大法官(金斯伯格是第二位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3年1月20日,时任美国最高法院首席法官的约翰·罗伯茨主持了奥巴马总统连任就职程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比如,共和党人老布什提名的戴维·苏特,在大法官宝座上没几年,就成了铁杆自由派,并在2009年以“提前退休”确保了其继任者(自由派女将索尼娅·索托马约尔)由奥巴马任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稍后,特朗普发表正式声明说:“今天,我们国家为失去一位法律巨匠而哀悼……金斯伯格大法官以其卓越的头脑和在最高法院坚持异见而闻名,她证明了这样一点,即一个人可以在不固执反对其同事或不同观点的情况下,提出不同意见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香港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陆颂雄批评说,郑文杰及刘康去信韩国外交部,煽风点火,这种说三道四的做法是“港独”分子的一贯伎俩,目的是为刷存在感保持人气,吸引支持者对其继续“课金”,另一方面就是继续配合其“洋主子”破坏香港形象的目的。陆颂雄认为,若一个国家取消与其他国家的引渡协议,受损害的必定是自己国家,因自己国家的国民不能受到保障,因此有智慧的国家不会受其他国家或人士的“指挥棒”所影响。作者 | 南风窗常务副主编 谢奕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特朗普如果吸取布什父子的教训,就不会再提名哈佛法学院毕业生进入最高院了吗?不见得,他在9月9日公布的20人候选名单上,赫然包括三名“反华”的联邦参议员,其中表示对担任大法官感兴趣的泰德·克鲁兹、汤姆·科顿都是哈佛法学院博士,只有不感兴趣的乔什·霍利毕业于耶鲁法学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玩笑归玩笑,特朗普任期还剩120多天,而本届国会的任期将在明年初更早结束,他还能顺利推动提名通过吗?